120医网

首页 > 其它科室 > 药械  >  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的上市给HR+乳腺癌的治疗带来改变

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的上市给HR+乳腺癌的治疗带来改变

07-15 肿瘤资讯 CDK4/6抑制剂 哌柏西利 HR 乳腺癌 治疗 我要评论
根据2019国家癌症中心的统计数据,乳腺癌是中国广大妇女中发病首位的恶性肿瘤,严重威胁女性生命健康。而乳腺癌中超过七成患者为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,内分泌治疗是这类患者中非常重要的治疗手段。本文介绍一例激素受体阳性、HER2阴性乳腺癌在诊疗过程中应用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(依西美坦)联合方案获益并探索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联合方案在辅助治疗应用的病例,浅谈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对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治疗格局的改变。
赵艳霞,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,医学博士、副教授/副主任医师、硕士生导师,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协会青年委员,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青年委员,湖北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湖北省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协会(ESCO)副主任委员,湖北省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委员会常务委员,湖北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。
病史简介
患者女性,67岁,已绝经。2018年9月主因“发现左侧肿物近半年”来诊。既往帕金森病史2年,否认其他疾病及家族史。左乳头后可触及枣子大小包块,边界不清,左乳头内陷、固定、质硬。乳腺超声示:左侧乳腺2~4点钟方向可见一大小约2.8cm×1.2cm肿物,BI-RADS 4b 类。乳腺MRI示:左乳平面外侧区不规则形团块影并乳头区明显强化,考虑为恶性肿瘤性病变并累及乳头,左侧腋窝淋巴结增多、肿大,淋巴结正常结构消失,考虑淋巴结转移。胸部及腹部CT、骨扫描未见明显异常。
后患者行超声引导下左乳结节穿刺活检术,病理示:浸润性小叶癌。免疫组化示:ER( ,60%,强),PR( ,1%,弱),HER2(0),Ki-67( 5%)。左腋窝穿刺细胞学:可疑肿瘤细胞。结合患病病史、相关检查及病理穿刺结果,诊断为:左乳浸润小叶癌 (cT4N1M0 ⅢB期,Luminal B型)。患者于2018年9月起行术前新辅助治疗,予以紫杉醇 环磷酰胺(TC)方案化疗4周期,第2和第4周期治疗后综合疗效评价(图1)分别为:病情稳定(stable disease,SD)和部分缓解(partial response,PR)。
化疗结束后,反复与患者沟通,患者依然抗拒手术,故于2018年12月—2019年4月进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,行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(依西美坦)治疗。
患者3个月后综合疗效评价(图2)为PR。接受新辅助内分泌治疗5月余,于2019年5月行左乳腺癌改良根治术,手术过程顺利。病理示:左侧浸润性小叶癌,SBR I级,浸润灶大小约为1.2cm×1cm×0.8cm,小叶原位癌约占10%,可见脉管内癌栓和神经侵犯。乳头见浸润性小叶癌累及,周边切片未见癌累及。同侧腋窝淋巴结(19/19)枚转移,均伴有化疗反应,部分淋巴结外可见癌累及。浸润灶免疫组化示:ER( ,70%,强),PR(-),HER2(0),Ki-67(<1%)。淋巴结免疫组化示:ER( ,70%,强),PR(-),HER2(0),Ki-67(<1%)。术后患者行放疗和内分泌辅助治疗(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依西美坦)至今,定期复查未见明显转移或复发征象。
专家点评
程晶主任医师、教授、博导,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乳腺肿瘤科主任,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常委,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委会常委,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乳腺癌专委会常委,中国医师协会精准医疗乳腺癌专委会委员,湖北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,湖北省乳腺甲状腺学会副会长,亚太医学生物免疫学会常务理事,湖北省医学生物免疫学会放射免疫专委会主任委员。
患者67岁女性,合并帕金森病2年, 一定程度上运动功能障碍,口服美多芭症状控制中。术前病理诊断浸润性小叶癌,Luminal B型,临床分期T4N1M0。术前行4周期TC方案化疗达到PR。因为毒性反应拒绝继续化疗,也抗拒手术,即给予患者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治疗,直到5个月后患者病灶进一步缩小,经与患者沟通顺利手术。
此例患者使用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的考量因素:①在晚期一线内分泌治疗中,低进展风险和中高风险的患者都能从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方案中获益;Ki-67低表达和中高表达的患者也均都能从中获益;哌柏西利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(AI)用于晚期一线治疗的客观缓解率(ORR)达到40%~50%,临床获益率(CBR)超过80%,相对于AI单药可延长10个多月的无进展生存期(PFS),使HR /HER2-晚期乳腺癌患者一线PFS可达2年余。[1]   ②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联合治疗相较于化疗,患者耐受性更好;相对于AI单药,疗效更优。
此例患者拒行手术又拒绝继续化疗,病理分型为Luminal B型,临床分期ⅢB期,这种情况下接受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治疗是适合的。使用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联合方案5月余后,患者乳腺原发和腋窝淋巴结转移灶进一步缩小,在治疗疗效确切、耐受性好的前提下,经过家人和医务人员的劝说,最终完成了手术治疗。疗效评价进一步达到PR,并且Ki-67下降到<1%。在哌柏西利应用于新辅助内分泌治疗的PALLET研究中,Ki-67是主要研究终点,当Ki67<2.7%, 即认为肿瘤细胞周期达到完全阻滞。[2]
虽然术后患者分期仍然相对较晚,腋窝淋巴结可见19/19转移,但所见淋巴结均有化疗反应,且Ki-67<1%,表明化疗前淋巴结转移,经过术前治疗,淋巴结肿瘤细胞的细胞周期与乳腺原发灶肿瘤同步达到完全阻滞。在手术前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仅使用4个月,综合疗效评价达到PR,肿瘤组织的细胞周期完全阻滞。这与PALLET研究中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联合方案显着抑制恶性肿瘤细胞的增殖的结果相一致。
鉴于术前治疗的有效性及该患者术后病理的高危因素(淋巴结19/19转移,可见脉管癌栓),术后辅助治疗选择胸壁 淋巴结引流区的放疗,并且依据患者及家属意愿,继续使用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联合方案。必须要指出的是:目前尚无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用于术后辅助治疗的相关临床数据,但已经有相关注册临床试验PALLAS正在进行,在HR /HER2-乳腺癌患者术后辅助治疗选择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 AI治疗2年,拟入组4600例患者,主要终点:IDFS,次要终点:OS、DRFS、LLRFS、PROs和安全性。
该病例是在真实世界中,依据患者特征和意愿及临床试验数据的基础上,对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的临床应用的有效探索。期待CDK4/6抑制剂哌柏西利能够尽快完成相关临床试验,提供更多有效的临床数据,扩大临床适用人群,给更多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。

温馨提示:内容来源于网络,真实性待查。疾病治疗请找权威医生。

    分享:

    微信

    发表评论